當前位置:主頁 > 如松新浪博客 > 如松:陰云密布!一場新的“核戰爭”即將打響!
201906/28

如松:陰云密布!一場新的“核戰爭”即將打響!

伊朗在6月17日表示,該國濃縮鈾庫存將在10天內突破伊朗國際核協議規定的上限(300公斤),并將在7月初進一步提高濃縮鈾產量。

這個國家在擁有核武器的道路上又前進了一步。即便濃度達不到90%(90%是制造核彈的濃度),也可以制造臟彈,一場新的“核戰爭”似乎正在打響!

對于阿拉伯國家和以色列來說,這無疑是巨大的威脅,尤其是國土狹窄的以色列,缺乏戰略縱深,一旦伊朗發動核攻擊,那也就意味著滅國之災了。面對此種情境,以色列當然不會坐以待斃。

包括沙特、阿聯酋在內的海灣國家,一樣面臨巨大的戰略壓力,他們會在伊朗制造出核武之前,全力推動歐美國家和以色列軍事打擊伊朗的核活動。

在伊朗造出核彈之前,摧毀相關核設施,是上述國家的唯一選擇,因為他們再無退路。

 

長達八年的兩伊戰爭

眾所周知,在上世紀八十年代的中東地區,就曾因為伊拉克的核活動,引發持續八年之久的兩伊戰爭。

1967年,掌握伊拉克實權的復興社會黨副總書記薩達姆,最大的愿望便是自己的國家能憑借核武器成為阿拉伯國家的老大哥,進而帶領兄弟國家與猶太復國主義者決一雌雄。

1975年9月,薩達姆和法國簽署價值3億美元的合同,購買了兩座使用高濃縮鈾的反應堆,并在巴格達近郊的圖瓦薩建設核基地,開始制造核武器。按設計的滿負荷計算,當該裝置運行一年后,足夠伊拉克造出兩枚核彈。

▲1975年9月薩達姆和法國簽署購買核反應堆協議

這讓以色列和伊朗如坐針氈,兩國通過間諜活動不斷搜集情報,最終認定“伊拉克有望在1981年內造出廣島級別的原子彈”,由此正式引發大戰。

為了阻止伊拉克制造核武器,伊朗和以色列先后出手。伊朗從1978年開始,就不斷煽動伊拉克境內的什葉派沖擊圖瓦薩核建設工地,薩達姆不得不持續動用共和國衛隊鎮壓。

伊朗的這一做法,讓薩達姆滿腔怒火,在獲得蘇聯大量的軍事裝備支持后,他希望以武力快速消滅于1979年2月才剛剛建立起來的伊朗霍梅尼政權。

但事與愿違,后來的戰爭完全偏離了薩達姆預定的軌跡。1980年9月22日凌晨,薩達姆調集大量飛機對伊朗首都德黑蘭等15座城市進行空襲,23日凌晨,薩達姆出動5個師外加2個旅的地面部隊,分北、中、南三路向伊朗發起進攻。

霍梅尼政權的抵抗非常兇猛,到當年10月底,伊朗就擋住了伊拉克軍隊的全面進攻,從1982年3月起,伊朗軍隊開始反攻并取得戰場優勢。到1982年6月29日,伊拉克宣布已將其軍隊撤出所占伊朗領土,兩國邊界又恢復到戰前狀態。

一場本希望速戰速決的戰爭,最終卻打成了拉鋸戰,一直持續到1988年8月20日,這就是歷時八年的兩伊戰爭。這場戰爭的根源毫無疑問是伊拉克的核活動。

 

以色列人摧毀了薩達姆的核夢想

伊朗不遺余力地破壞伊拉克的核活動,以色列當然也不甘落后,1979年4月,7名以色列“摩薩德”特工潛入拉塞訥的法國地中海船舶工業公司廠房,用定時炸彈摧毀了接近完工的“塔穆茲-1號”反應堆機架(為伊拉克建造的),這次行動讓伊拉克核計劃推遲了至少半年。

到1981年,伊朗、以色列開始互相配合以徹底摧毀伊拉克的核設施。以色列提供給伊朗的一份情報顯示,距約旦僅50公里的H-3基地駐有伊拉克空軍70%的飛機。

這個基地剛好處于以色列飛機進入伊拉克的航線上,以色列的意圖是希望伊朗來摧毀這一空軍基地,為自己攻擊伊拉克的核設施打通道路。在得到以色列情報之后,伊朗大喜過望,立即制定了對H-3空軍基地進行超遠程打擊的計劃。

1981年4月4日拂曉,伊朗10架F-4E鬼怪戰機從諾杰基地起飛,他們組成兩個四機編隊進入伊拉克,兩個編隊間相距僅僅500米,剩余的兩架飛機作為預備隊。與此同時,伊朗兩架F-5E戰機從大不里士基地起飛,對基爾庫克附近的伊拉克空軍基地進行襲擊,以轉移薩達姆的注意力。

在鬼怪機群起飛前幾小時,兩架伊朗波音KC-707加油機就在保持無線電靜默的狀態下,從西阿塞拜疆省低空穿越伊拉克西北部,進入有同盟關系的敘利亞東部空域,然后用一次“L”形轉向,重新進入伊拉克西部沙漠上空,與鬼怪機群會合并給它們加油。鬼怪機群在繼續飛行1000公里后,向薩達姆的H-3空軍基地沖去。

伊朗空軍的遠程奔襲非常漂亮,H-3基地內的飛機大多露天停放,就在伊拉克機械師對飛機進行檢修的時間,伊朗的鬼怪式機群進行了兩輪猛烈的轟炸。事后,美國情報部門證實:伊拉克空軍有23架戰機被摧毀,另有11架飛機被嚴重擊傷,這些飛機都無法修復,薩達姆的空軍主力報銷了。

伊朗空軍的精彩表演極大地振奮了以色列,1981年6月7日,以色列機群在實行絕對無線電靜默的狀態下,隱秘地穿越了漫長的約旦和沙特領空進入伊拉克境內,并且找到了核反應堆的大圓頂,伊拉克人對此毫無反應。

領隊的以色列飛行員,從1200米的高空扔下兩枚MK-84炸彈,擊破了大圓頂并使核反應堆發生爆炸,接著,另三架F-16以五秒鐘的間隔向目標扔下了炸彈,之后以色列機群毫發無損地揚長而去。

在他們投下的16枚炸彈中,有12枚直接命中目標,經事后查明,在短短的45秒內,珍貴的“塔穆茲-1號”核反應堆成為一片廢墟,薩達姆進入世界“核俱樂部”的夢想破滅了。

當空襲成功的消息傳到以色列后,以色列總理貝京親自打電話給美國駐以色列大使劉易斯,驚恐不安的劉易斯卻說:“我必須嚴肅地告訴閣下,我懷疑白宮的一些人對這件事會發脾氣的。你們的武器是從我們這里獲得的,只能用于自衛。”

貝京反駁說:“自衛?有什么比摧毀薩達姆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更能稱得上是自衛?這些武器是讓以色列屈服、屠殺我們的人民、毀滅我們的基礎,換句話說,就是要毀滅猶太民族、國家和人民。過去幾個月,我多次對你說,要么由美國來阻止這個核反應堆,要么由我們自己來做。”

事件之后,貝京在給以色列內閣公報的最后寫到:以色列絕不允許敵人研制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對付我們的人民,并將采取一切必要的先發制人的行動來保衛以色列的公民。

 

伊朗再次挑起“爭端”

薩達姆的核活動,帶來的是包括兩伊戰爭在內的長達八年多的、頻繁的戰爭。風水輪流轉,現在輪到伊朗又核活動,又輪到以色列、沙特等國如坐針氈,一系列新的戰爭將再次打響。

對于以色列來說,其態度必然還是:要么美國來阻止,要么由我們自己干!以色列自己打的話,那最有可能的做法仍舊是空襲。對伊朗而言,當務之急自然是提升防空水平,怎么提升,唯有向美俄兩國購置先進的軍事裝備了。

考慮到美國與伊朗之間的雙邊關系,自然無法得到美國的幫助,伊朗只能求助于俄羅斯。

其實早在2007年,伊朗就與俄羅斯簽訂了購買S-300防空導彈系統的合同,但由于美國的不斷施壓,2010年俄羅斯宣布禁止向伊朗出口防空導彈系統。

伊朗自然不甘心,向國際仲裁法庭狀告俄羅斯,要求后者支付42億美元違約金。普京不吃這一套,以遵守不可抗力的合同條款為由,拒絕支付違約金。

后來,為了緩解矛盾,俄羅斯主動提出用其他近程防空導彈系統來替代S-300系統,但遭到伊朗拒絕。伊朗堅持要求用更先進的S-400防空導彈系統替換S-300系統,但又遭到俄羅斯的拒絕。

此后數年,俄羅斯和伊朗圍繞防空導彈交易問題,一直爭論不休,直到2015年“伊核協議”簽署后,伊朗才得到S-300防空導彈系統。

可在敘利亞戰場上的實戰證明,S-300對第五代戰機并不具備多少威脅,以色列已經大規模裝備了美制F-35隱身戰機,依舊可以肆意進入敘利亞進行轟炸活動。

有消息稱,伊朗準備向俄羅斯購買S-400防空系統,以提升自己的反隱身能力,但俄羅斯就是不賣伊朗。俄羅斯對于軍火銷售一直是非常積極的,這有助于緩解國內的經濟局勢,有現成的買賣卻不做,就顯得十分蹊蹺。

其實這個問題不難猜測,根源是俄羅斯擔心因此徹底得罪美國,尤其是以色列和沙特。當然,普京在經濟上也絕不會吃虧,因為沙特、阿聯酋和以色列拔根汗毛,都比伊朗的大腿還粗,自然會在經濟上補償普京。普京又不是伊朗的好友,自然不會跟錢過不去。

未來,圍繞伊朗的核活動,會爆發一系列的暗戰與明戰,有時會挑起伊朗的內亂,有時會對伊朗的核活動進行直接的軍事打擊。現在的伊朗,即便沒有核武器,也有足夠的能力使用中短程導彈,不斷攻擊以色列和沙特等海灣國家,尤其是其石油設施。

這也就意味著,圍繞伊朗核設施的一系列戰爭開始了,為了打擊對方支持戰爭的能力,對石油設施和油輪的打擊是可以預見的,原油危機進一步加劇。

在次貸危機之后,全球主要央行開啟了大放水模式,致使絕大多數經濟體的政府、企業和家庭部門債務深重,受此影響,全球需求不斷下滑,經濟增長漸趨低迷。

為了爭奪有限的需求,關稅戰爭已經打響,緊接著以貨幣競相貶值為特征的貨幣戰也必將到來。而加速貶值的貨幣,勢必會同石油危機一起攜手推動通脹不斷加速,將世界經濟推入深度滯脹之中!

這個時候,基礎商品、貴金屬、軍火等自然成了投資要優先選擇的標的!

文章作者:如松
本文地址:
版權所有 © 未注明“轉載”的博文一律為原創,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!
如果你覺得文章不錯,您可以推薦給你的朋友哦!

双大床红利扑克5手电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