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主頁 > 如松新浪博客 > 如松:美帝的又一個“陽謀”!
201901/13

如松:美帝的又一個“陽謀”!

國際原油價格從10月初開始下跌,紐約油價跌破50美元/桶之后,讓很多人覺得不可思議,但我想說的是,未來,國際油價的走勢同樣會讓大家懷疑人生的。

我在功夫財經的課堂(如松話投資——投資的精髓)中說過,如果美國要推動制造業轉移,最有力的做法便是推動原油生產地的轉移。

不要忘記,無論二戰之后歐洲國家在戰后的經濟恢復,還是亞洲國家經濟自上世紀六七十年代以來的陸續崛起,皆可歸因于美國大陸自上世紀70年代中期開始原油產量不斷下降,而歐亞非大陸的原油產量不斷增長。

委內瑞拉:國際原油市場的祭品

在我看來,決定一個地方原油產量的多少,除了原油儲量這個表面因素外,另外一個核心因素是國家治理水平!

當一個國家的治理水平很低的時候,財政需求就會無度擴張,一旦主要產業遭到打擊,就會爆發惡性通脹,而惡性通脹就會破壞本國的所有產業,當然也包括原油開采活動。最終,這些國家的石油生產就會被驅逐出國際市場。

 

基于原油主要是地下開采,一旦因惡性通脹的爆發導致油井被廢棄,重新啟動就需要很長的時間,也需要很大的投資,沒有社會制度的轉變,幾乎是沒法恢復的。即便具備恢復的條件,也需要漫長的時間。

在這一點上,委內瑞拉就是一個教科書式的范例。次貸危機前后,原油產量還有近300萬桶/天,十年的高通脹之后,現在僅僅是略微高于100萬桶/天,成為國際原油市場的祭品!

到2018年10月,委內瑞拉在過去12個月累積的通脹率已經高達834000%,國際組織預計到2018年底將達到1000000%,各產業(當然包括原油生產)還在惡化之中,而美國的原油產業在不斷擴張,填補了委內瑞拉等國原油減產帶來的市場空間。

從這個含義來說,馬杜羅這菜鳥才是特朗普最好的朋友。一旦馬杜羅下臺,委內瑞拉的政局就會趨于穩定,原油生產就會恢復,就會成為美國原油產業擴張的敵人。

哈梅內伊:特朗普要對付的下一個“好朋友”

隨著美國已經成為世界上最大的產油國,美國開始有能力進行原油的凈輸出,特朗普必須啟動另外一個“好朋友”,為美國原油騰出國際市場份額,這個好朋友就是伊朗的哈梅內伊!

自美國退出伊核協議,重啟對伊朗的經濟與金融制裁以來,伊朗的原油出口深受打擊。迫于美國的壓力,中國、印度、歐洲減少進口量,韓國、日本、阿聯酋停止從伊朗進口原油。伊朗原油出口量在2018年9月降至160萬桶/日,較2018年4月的高點下滑近40%,10月后伊朗的原油出口量出現了進一步的下跌。

▲伊朗原油出口變化,圖表來自美爾雅期貨。

就在全世界的人們預計美國會將伊朗原油出口封鎖到零的時候,特朗普虛晃一槍,豁免了部分國家從伊朗進口石油。伊朗依舊可以出口石油,加之世界主要國家的經濟數據轉差(需求轉差),一時間,國際油價遭遇雙重打擊,從10月開始連續跳水!

特朗普到底打的是什么算盤,難道真的要對“好朋友”哈梅內伊網開一面?當然沒可能,推動美國原油占領越來越多的國際市場份額是既定戰略,絕不會改變。

特朗普的真實考慮是,如果徹底封鎖伊朗的原油出口,國際原油供給就會出現缺口,油價就會一飛沖天,這會讓歐亞所有主要國家(都在依賴中東和伊朗的石油)與美國產生無法調和的矛盾,結果很可能是部分國家繼續進口伊朗原油。

這樣一來,盡管伊朗原油出口量下降,但因為價格飆升,伊朗的石油收入就不會受到太大的打擊。

而在伊朗原油出口已經下降接近一半的情形下,給予一些國家進口伊朗石油的豁免權,增加國際供給導致價格快速下跌,則會讓伊朗的國際收支快速惡化,推動伊朗爆發惡性通脹。

通脹惡化進一步帶來的便是社會動蕩,原油生產由此遭受重擊,這才是特朗普刺向哈梅內伊的真正“刺刀”。

哈梅內伊的不幸在于,他遇到了一個沒有套路的對手。無論再精細的套路都是可以應對的,但沒有套路怎么應對?這就是金庸先生所說的無招勝有招吧。

美帝“陽謀”:讓原油主產地轉向美洲

盡管伊朗總統魯哈尼堅稱,美國制裁不會給伊朗帶來影響。但這與馬杜羅等人都是一個套路,嘴上的功夫而已。

有報道指出,美元兌伊朗里亞爾在去年9月就已經升至1:138000,其真實通脹率已經達到了203%。惡性通脹已經在伊朗發生了!

惡性通脹和貨幣加速貶值,就會導致經濟萎縮,尤其是體現在下一個年度。IMF預測,2019年伊朗的GDP將萎縮3.6%。

2014年下半年,國際油價的下跌徹底點燃了委內瑞拉的通脹之火,導致其原油產量開始了不斷萎縮之旅;2018年10月開始的國際油價下跌,也會點燃伊朗的通脹之火,讓其從此步入原油生產的萎縮之路。

伊朗低效的國家治理模式,決定了低油價推動的國際收支平衡被打破之后就會爆發惡性通脹,就會成為推動2019年國際油價上漲的核心動力。

2019年的國際油價,實際就是特朗普和馬杜羅、哈梅內伊這三個“好朋友”之間的游戲,出現漲勢的時候,你可不要懷疑人生。

從陰謀論來說,只有國際油價反復的漲跌,才能不斷推動低治理效率國家的原油生產出現萎縮,讓原油主產地逐漸向美洲轉移,以實現美帝的陽謀。

伊朗要想阻止美帝陽謀的手,唯有提高國家的治理水平,大幅提高財政效率,而歐亞其他主要國家都只能是看戲的。

文章作者:如松
本文地址:
版權所有 © 未注明“轉載”的博文一律為原創,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!
如果你覺得文章不錯,您可以推薦給你的朋友哦!

双大床红利扑克5手电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