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主頁 > 如松新浪博客 > 如松:在“鮑威爾”面前,特朗普干嚎什么?
201907/03

如松:在“鮑威爾”面前,特朗普干嚎什么?

美國歷史上每6到10年就會發生一次經濟危機,這與世界上其它所有國家都不同,根源在何處?

比如說,雷曼倒閉最終引爆了次貸危機,如果在其它國家發生同樣的事情,“雷曼”會倒閉嗎?很可能不會,只需央行救助即可,這是一件極其簡單輕松的事情。可現在問題來了,在次貸泡沫沒有破滅之前,美聯儲為何就不能救助雷曼哪?

美聯儲必須保證自己所發行的貨幣具有充足的保證金來“保證”美元的價值,這個保證金包括金銀、國債和高級商業債券,這些保證金中的債券購買力必須是有充足保證的(這里包括兩個含義:要求具有有保證的兌現能力;同時,價格在低位,不能處于泡沫狀態,否則美聯儲就有可能會受到損失)。一旦它們大量吃進低等級債券(比如次級貸款以及相應的衍生品債券)時,當這些債券跌價甚至喪失兌現能力的時候,就意味著美元喪失了購買力。如果按其他國家的做法,只需強制美國境內只準許美元流通并用于繳稅即可,不必擔心美元購買力下滑所帶來的問題;即便“美聯儲”因此而破產了,還可以依托行政權力進行重建。但在美國現行憲法下,美聯儲沒有這樣的待遇,美國憲法規定,美國聯邦鑄幣局發行的金銀幣也是法定貨幣,既可以流通也可以用于繳稅。如果因保證金出現損失而導致美元價值快速損失,人們就會拋棄美元,改用鑄幣局發行的金銀幣進行商業活動和繳稅,這就會導致美聯儲破產。由此可見,從基本含義來說,美聯儲不過是一間商業銀行,只不過它經營的是比較特殊的商品——信用,倒閉之后也只不過在美國歷史上多了一家倒閉的商業銀行記錄而已,美國還是美國,它可以用金銀幣繼續進行商業活動。可美聯儲這間商業銀行的股東卻會遭到慘重的損失,這是它們無法接受的。

換句話說,美國現行的貨幣機制是雙貨幣并行的一種機制,互相制衡,不準許本質上屬于商業銀行的美聯儲吸納那些低等級債券,否則就會被清算。

所以,如果美聯儲救助雷曼,就是要吸納雷曼持有的次級債券,這是把美聯儲逼向破產之路。當然,僅僅雷曼的那點次級債券,不至于導致美聯儲破產,只會造成美元價值的下跌。但是,雖然2007年前后美國全國的次級房屋貸款只有約2萬億美元,但由此衍生的金融衍生品債券卻達到十幾萬億美元以上,如果美聯儲為了救助危機而大量吃進這些問題資產,美元的購買力就會飛速下墜,相當于美聯儲拔刀自盡了。

所以,美聯儲絕不能通過救助雷曼而救助次貸危機,只能眼看著雷曼破產和金融危機的爆發。

那么,后來的美聯儲為何又救助了很多金融機構哪?當次貸危機爆發之后,美國國債和高等級商業債券的價格就跌到了低位,美聯儲可以通過購買這些高等級債券來向市場注入流動性,當美國政府通過出售國債獲得了美元之后,也可以救助金融機構,最終讓美國擺脫了次貸危機。此時,美聯儲吸納的都是高等級債券,這就是根本的不同。

由于美聯儲無法救助美國所爆發的經濟危機、金融危機,所以讓美國歷史上每6至10年就會爆發一次危機,這與其它國家有明顯的不同,主要差異體現在:美聯儲就是一間負責發鈔的商業銀行以及正在運行的雙貨幣本位制。

由上述原理,就知道川普和鮑威爾之間的矛盾焦點。

無疑,現在美國的債券價格在高位(至少處于風險較大的狀態。即收益率處于較低的位置),這從十年期國債收益率上可以明顯地看出來:

同時,美股也處于相對高位,也說明債券資產是有泡沫的(從價格來說不是安全的)。

在這樣的時期,美聯儲無論從市場上吸納任何債券資產作為保證金(以發行美元)都不是絕對安全的。此時,川普希望鮑威爾降息,而美聯儲要降息,就需要吸納市場中的債券資產釋放美元以推動利率下降,在這樣的時候,美聯儲的股東必然會考慮債券的“毒性”,當然不干,鮑威爾當然也不能干!

美聯儲的股東已經運營了美聯儲一百多年,美聯儲陪伴了美國一百多年,在這一百多年中,美國換了十幾位總統,美聯儲是鐵打的營盤,總統只是流水的兵。雖然美聯儲主席需要總統提名,也或許川普有辦法換掉鮑威爾,但即便川普未來提名自己的小舅子擔任美聯儲主席,一旦就任之后一樣不會聽從川普的指揮。在“鮑威爾”這些美聯儲的掌門人面前,川普的言語什么都不是。也所以,歷史上多位美聯儲主席都與總統有很深的矛盾,最典型的是上世紀八十年代的美聯儲主席沃爾克和總統里根之間。

互相制衡,誰都不能自己一個人說了算,就是美國的核心。

雖然我在年初就預計在2019年美聯儲很可能降息,但如果美國的資產價格(主要是債券價格)不出現明顯的下跌(至少要出現下跌的趨勢,也就是說可確定美國的經濟蕭條已經到來),美聯儲就不會降息,川普的咆哮不過是干嚎而已!估計“鮑威爾“們會當成聽音樂。

文章作者:如松
本文地址:
版權所有 © 未注明“轉載”的博文一律為原創,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!
如果你覺得文章不錯,您可以推薦給你的朋友哦!

双大床红利扑克5手电子